<form id="pdrd9"><form id="pdrd9"><ol id="pdrd9"></ol></form></form>

                    <form id="pdrd9"></form>

                      <form id="pdrd9"></form>
                        首頁 中國改革論壇網 論壇網-專家觀點 遲福林

                        遲福林:蘇州工業園區應在“雙區聯動”中形成高水平開放新優勢

                        時間:2021-11-10 16:47 來源:第一財經

                        “以高水平開放推進服務貿易創新發展,是我國加快建立高水平開放型經濟新體制、構建新發展格局的重大任務。”

                        在11月7日下午舉行的第四屆中新合作服務貿易創新論壇(下稱“服貿論壇”)上,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院長遲福林以“對標國際高水平經貿規則——構建新發展格局下的服務貿易創新發展”為題發表主旨演講。

                        作為第四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重要的官方配套活動,此次服貿論壇主題為“數字賦能,開創服務貿易高水平開放新格局”。這也是中新合作服務貿易創新論壇首次在進博會主場舉辦。A{T3C~ZSRW{$_$W427YMTFN

                         

                        國際經貿規則正在深刻復雜變化

                        作為衡量貿易高質量的重要標志,服務貿易是推動產業鏈、價值鏈向中國提升的關鍵所在。在遲福林看來,國際經貿規則正在發生深刻復雜的變化。

                        首先,“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成為全球的重要趨勢。第二,國際經貿規則的調整正在向區域內“高標準”和區域外“強排他”的方向演變。第三,規則措施出現了從“邊境上”向競爭中性等“邊境內”的轉移。比如說“邊境內”的規模明顯增多,從最新簽訂的貿易協定內容看,更多強調知識產權、國有企業、政府財富、勞工標準、環境標準、競爭中性等“邊境規則”。

                        第四,CPTPP有可能成為國際高水平的經貿規則。一方面,CPTPP體現了高標準、廣覆蓋的基本體征,一方面CPTPP規則從經濟領域擴展到相關的社會領域,比如說環保、勞工權利等。

                        遲福林認為,在中國申請加入、美國有可能重返的大背景下,CPTPP還有可能引領國際經貿規則的重構,成為下一步全球高水平經貿規則的重要標準。而CPTPP的高水平標準體現在服務貿易領域,這也讓服務貿易成為高水平開放的重點、焦點和難點。

                        要盡快打破服務業市場壟斷

                        遲福林提出,從擴大出口到擴大進口,從商品市場開放擴大到服務業市場開放,從商品要素流動型開放延伸到規則、規制、管理、標準等制度型開放,中國開放的大門越來越大,開放的層次越來越深。

                        與此同時,伴隨著經濟服務化進程的加快及城鄉居民服務型消費潛力的不斷釋放,人們對現代生活性、生產性服務貿易的需求明顯增強,未來我國10~15年將趕上平均水平,因此它有巨大的發展空間。

                        “在這樣的背景下,加快服務業領域與高水平國際規則對接,需要盡快打破服務業市場壟斷。”遲福林說。

                        他認為,服務貿易已經成為全球自由貿易和規則重構的重點。隨著全球服務貿易快速發展,全球經貿規則的重點正在加快從貨物貿易向“貨物貿易-服務貿易-投資”轉變。與此同時,數字貿易也在快速增長。

                        遲福林提出,我國也在從貨物貿易為主向服務貿易為重點進行轉型,而目前服務貿易仍然是我國對外貿易的突出短板。隨著服務貿易的較快增長,服務貿易占我國外貿總額的比重明顯提升,但和美國等發達國家相比,我國的服務貿易總額較小、占比偏低,結構有待進一步優化。

                        因此,未來10~15年,我國服務貿易具有巨大的發展潛力。

                        其中,預計未來5年,我國服務進口增速將高于全球平均水平,服務進口規模累計有望達2.5萬億美元,占全球比重將超過10%;其中,知識產權等生活、生產性服務進口累計有望突破1萬億美元;預計未來15年,我國進口服務將超過10萬億美元,成為全球服務貿易發展的主要引擎。

                        在這樣的背景下,適應服務貿易自由化新趨勢的海南自由貿易港和自由貿易試驗區,就擔負著重要的任務。

                        遲福林提出了六點具體的建議。第一,全面實行跨境服務貿易負面清單管理制度,在自貿試驗區內全面推廣海南自由貿易港跨境服務貿易負面清單,并對標國際高標準經貿規則在海南自由貿易港實行更加精簡的跨境服務貿易負面清單。

                        第二,在自由貿易試驗區內探索“既準入又準營”的時間貿易制度;第三,在海南自由貿易港及部分自貿試驗區內加大數字貿易規則的探索;第四,對標國際最新經貿協定規則,推進服務業開放進程。比如RCEP、CPTPP,縮減服務業投資負面清單長度,降低服務業投資負面清單限制強度。

                        第五,推進服務業領域內外標準對接,比如引進歐美日醫療藥品的管理標準,推進與發達國家在相關服務領域的職業資格互認,建立與國際接軌的服務業管理標準體系。

                        第六,推動服務貿易領域的公平競爭,推動產業政策轉型,加強服務業領域的公平競爭審查,并在海南自由貿易港及自由貿易試驗區內加大“競爭中性”的壓力測試。

                        “我建議在海南可以全面對接CPTPP的競爭政策,在部分自貿試驗區內實行更加嚴格的競爭政策,以便在我國和其他國家的談判中起到先行先試的作用。”遲福林總結稱,數字領域的關鍵是思想解放,而要實現服務貿易領域的重要突破,必須采取一些措施。在服務貿易領域,一定要抓住自貿區、自貿港先行的試用。

                        給蘇州工業園區提三條建議

                        “蘇州工業園既是中新合作的重要載體,也是江蘇自貿試驗區的重要組成,既承載著引領中新合作的重要使命,也承擔著以制度創新打造制度型開放新高地的重大任務。”遲福林表示,建議在“雙區聯動”中形成自身高水平開放新優勢,并在服務中新合作中加強發展。

                        遲福林提出了三條建議。第一,建議在對標高水平國際經貿協定中縮小與新加坡的差距。比如,率先在蘇州工業園內全面落實中國在RCEP協定中的承諾內容,在參照RCEP規則基礎上形成蘇州工業園開放新優勢,以及先行先試CPTPP的某些條款。

                        第二,建議對標新加坡探索開展深層次的制度創新,包括行政管理體制的變革創新和仲裁體制的變革創新。

                        第三,深化與新加坡合作,并共同開拓東盟大市場。比如,推進與新加坡數字經濟合作進程,以生產性服務貿易自由化便利化為重點推進制造業深度合作,合作建立知識產權保護與交易中心,與新加坡合作共同開拓東盟服務大市場。

                        根據預測,未來10年,東盟地區將成長為世界第四大經濟體,到2030年其GDP將達4.5萬美元。因此,遲福林認為,中新應合作開展面向東盟的第三方市場,合力推進對第三方市場的數字基礎設施建設、數字人才培養、智慧城市建設等。

                        首頁
                        相關
                        頂部